文章 Articles

城市变泽国:亲历2017年南亚极端降雨

过去几周,尼泊尔、孟加拉国和印度共有1200人由于暴雨和洪水袭击而丧生。千百年来习惯了季风的南亚为何变得如此不堪一击?

Article image

一个男孩在尼泊尔南部的Ramgaduwa洪水游泳穿行。图片来源:Munna Saraff

上周,一天5英寸(约127毫米)的集中降水令孟买的城市街道瞬间变成一片汪洋。公共交通陷入停顿,铁路站台市内阶梯变身瀑布,上千人不得不在齐腰深的积水中涉水而行。

洪水内涝在孟买低洼地带非常常见。但是,自从2005年孟买遭受了导致500多人丧生的洪水之后,近年来未曾遭受过如此强度的降水。

高强度的降水和洪灾不仅袭击了孟买,类似的极端天气也同时困扰着全球其他地区。就在上周,飓风哈维登陆美国德克萨斯州,数千人被困,就连高架桥也被洪水淹没。而在澳门,一场
53年以来最严重的风暴造成9人死亡,数千人电力供应中断。

与此同时,在孟加拉国大片地区、印度东北部和尼泊尔南部地区,强降水和洪水共造成1200人丧生,上百万人无家可归。孟加拉国受灾人口总数高达740万,受灾房屋近70万栋。在印度阿萨姆邦,洪水过处,一片狼藉。目前约有45万人暂时栖身在救援营地里。而在尼泊尔遭遇的十年一遇的洪水中,共有150人丧生,9万栋房屋被毁。

订阅中外对话每周精选

想阅读更多精彩文章?欢迎订阅中外对话每周精选,网罗国内外环境专家的新锐视觉和深度分析送到您的邮箱!

 

随着极端天气发生的频次和强度不断增强,第三极网站的作者们分享了他们亲身体验的南亚洪灾。

达卡:运河与漫滩区消失导致城市内涝不断

对季风季节的达卡来说,降水与内涝都是常事。几乎每个街区都会出现内涝。但是据气象部门统计,今年7月12日的累计日降水量高达103毫米。
这座1500万人口的城市陷入了停顿,给上班族和学生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有不少人在路上一堵就是几个小时,小孩子更是因此在街边哭闹不停。交通控制系统瘫痪,强降水也给路面带来了严重损坏。而立交桥和高架快速路等施工路段附近的情况更是糟糕。

第二天一早我去上班,路上遇到了27岁的工人沙里夫·伊斯兰(Shariful Islam)。他在姆巴萨尔街区的一个工地工作,日薪500到550塔卡(约合6.20到6.80美元)。前几天的暴雨让他没法工作,所以家人也只能跟着饿肚子。他甚至去跟邻居借钱买蔬菜,但是蔬菜运输车没有踪影,蔬菜价格也一路上扬,沙里夫手里的钱根本也买不了什么东西了。


我从小在达卡长大,这种事每年都会发生。而每年,政府都会在季风季节来临前破土修路!附近的居民都会收到相关通知,要求大家绕行——反反复复,没完没了。然后他们还会继续整修排水系统,但是也从来没有什么改观。

排水管道的维护归达卡市
水务与卫生管理局负责。但是,围绕在达卡周边、作为城市排水系统重要组成部分的26条运河却属于另外一个部门管理。政府部门之间来回扯皮,而倒霉却是普通居民。世界银行2015年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即便不考虑气候因素,到2050年,达卡市因内涝遭受的损失累计可能达到1100亿塔卡(约合13.6亿美元)。而如果气候持续变化,类似今年这样的强降水更加频繁的出现,那么损失额可能会上升到1390亿塔卡(约合17.2亿美元)。

政府必须尽快采取行动,恢复消失的漫滩区和运河,否则达卡城不久之后可能就要变成废都一座。

佐巴杜尔·拉赫曼

加德满都:洪水映照出城市规划的缺陷

https://www.thethirdpole.net/wp-content/uploads/sites/3/2017/08/Picture-of-flood-in-Nakkhu-river-_Arjun-Dhakal-1024x576.jpg?x22571
图片来源:Arjun Dhakal

8月11日,季风云团从孟加拉湾到达尼泊尔的两个月后,尼泊尔政府发布了一份全国性洪水预警,其中东部地区高度预警。到预警发布的第二天一早,纳库河决堤了,而我在加德满都南部的家离这条河不过几公里之遥。从夜间持续到早上的强降水导致河流两岸的稻田和房屋全部被洪泛淹没。这条河在不下雨的时候是完全干涸的,人们每天从干旱的河床上走过时甚至都注意不到这里有一条河。

尼泊尔全国共有6000多条河流和小溪。对于这个多山的国家来说,洪水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但是这次洪水的破坏力却是近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通常来说,洪水危害主要由克溪河、甘达基河和格尔纳利河这三条主要河流造成。但是今年导致比拉特纳加尔、加德满都这些城市被洪水淹没的元凶却是小河小溪。短短三天之内就有110人在洪水和泥石流中丧生,数千人被迫逃离家园,损失高达数十亿卢布。

加德满都的河流往往被人们当做是
倾倒生活垃圾的地方,因此通常是未闻其声,先闻其味。除了季风季,一般城里很少有河水流过,所以人们在8个月的旱季中总会忘记这些河流的存在。快速的城市发展导致河流补给区快速减少,土地碎片化程度增加,道路建设和其他基础设施工程导致水道被阻断。据统计,加德满都班克区一小时累计降水99.8毫米,市中心赫图塔区24小时降水513毫米,突破了该地区十年来的降水记录。当局并没有就灾害模式的发展趋势给出任何解释,但是人们初步的反应是,造成如此严重的灾难,更多的原因是城市应对灾害的能力低下,而不只是降雨。这不单单是洪水的问题,土地退化和糟糕的城市规划也难逃其咎 。

拉梅什·布尚

卡拉奇:季风在这里变脸了

过去这些年,气候专家一直在访谈中跟我说,全球变暖会带来更多像短时强降雨这样的极端天气。但是直到上周在卡拉奇,我才真正亲身体验了一次。

这次的降雨与之前季风季节的降水都不大一样。以前,总是绵绵细雨连着下三四天,天气逐渐变得凉爽,空调都没必要开。但是这次,早上还阳光明媚、空气湿润,谁也无法想到几小时后天气会发生什么变化。然而到了上午十点左右,天色突然变得阴沉,远处雷声阵阵,一场倾盆大雨随之而来,但是只下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之后便是雨过天晴,但是空气湿度依然很高,温度也在持续上升。直到晚上海风袭来,闷热才得到了一些缓解。

8月23日的那场风暴中,闪电照亮了整个天空,连雷声也比往常更大。随后犹如地狱来临一般,天空瞬时下起了暴雨。暴雨造成的死亡人数并没有让我感到太意外。据统计,这次暴雨共造成19人死亡,其中有死于触电的,也有死于广告牌或房屋坍塌的,这也再次凸显了城市管理部门的失职。信德省建筑管控局负责人表示,目前共有340座危房存在时刻倒塌的危险,而这次的暴雨只会让这些危房更加不堪一击。

我30年前在拉合尔生活过,在那里,频繁的降雨并不会对人们的生活造成多大影响。但是在卡拉奇,暴雨则会让一切都陷入瘫痪——没有人上学,也没有人上班。只要可能的暴雨云团来袭,人们就会尽其所能地冒雨穿过交通拥堵赶回家。因为大家知道,一旦被暴雨困在路上,就必须要涉水回家了。暴雨来临之时,路边到处都是被遗弃的汽车和摩托车,而市政工人则尽力将积水用抽水泵排到路堤外。

我想,这样的场景未来在卡拉奇可能会变成一种“新常态”。但是令人害怕的是,无论市民还是政府,大家似乎都没有做好准备迎接这样的“未来”。

佐费恩·易卜·拉欣

在印度,人们也被极端天气打得措手不及。在大规模洪水到达孟买之前,已经有不少城市遭受了洪水袭击。但是正如
印度气象对话的一份报告所指出的那样,和达卡、卡拉奇、加德满都等城市一样,糟糕的城市规划加重了印度极端气候事件的影响。今年早些时候我们曾报道过,印度正进入大规模城市化时代,而这番风光背后却是湿地的大规模消失。湿地及其泄洪蓄水功能的消失导致城市受洪水侵袭的风险逐步增加。

随着洪水退去,南亚各国政要应当意识到,城市是这些国家实现增长和消除贫困的关键,但是如今这些地区却变得越来越脆弱,人们不能继续采用这种不可持续的方式来管理城市了。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第三极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