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昂贵的花胶,最后的鼠海豚

“比可卡因更赚钱”的非法石首鱼鱼鳔(花胶)交易如何令全世界仅剩16只的鼠海豚濒临灭绝?请看莱恩·基尔帕奇克的报道。

Article image

曾经畅游于墨西哥科特斯海蔚蓝浅滩的鼠海豚,如今生活仅剩下16头。图片来源:Frédérique Lucas

距离香港上环“干货街”还很远,你就可以闻到它的味道。咸腥刺鼻的气味在这条拥有200多家门店的街道上飘荡,不时有木质的有轨电车平稳驶过,一切和一个多世纪前并无两样。这是香港典型的一个场景,如今却因为令很多本地人不齿的鲨鱼翅交易而蒙羞。

不过,除了令人震惊沮丧的鱼翅之外,隐藏在虾干和干贝中间的,还有另外一种美味。这种色泽暗淡的食材看上去很普通,但实际上,它正在将世界上种群规模最小、最为稀有的鼠海豚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在中国白鳍豚被宣布功能性灭绝十年之后,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将另外一种鲸目动物推到了灭绝的边缘。只不过这一次,濒危的主角不是生活在中国内陆恶化的水域环境中,而是身处千万里之外,畅游于墨西哥科特斯海蔚蓝浅滩的鼠海豚。如今生活在那里的鼠海豚数量仅剩下
16头。

科罗拉多河至墨西哥流域(每立方米),石首鱼和虾类(公吨)的历史指数,以及鼠海豚的数量(个体数)。


数据来源取自Cisneros-Mata等人的研究 (1995年),数据更新取自CIRVA(2014年)、CONAGUA(2015年)和FAO(2015年)。 

鼠海豚之所以走到今天严重濒危的境地,是因为人类对于鱼鳔(花胶)的追求。传统中医认为,石首鱼科的鱼类浮囊晒干之后具有一系列治疗的功效。而鼠海豚,成了石首鱼捕捞中最惨烈的兼捕受害者。

为了捕捞墨西哥加利福尼亚湾北部海域所特有的石首鱼,渔民们不惜使用巨大的钩网,将下至海底、上至海面的所有鱼类一网打尽。小头鼠海豚也被困在网中,要么很快惊吓而死,要么缓慢而痛苦地窒息而死。

石首鱼的鱼鳔(花胶)被誉为“宝中之宝”,因为它具有止血、滋阴、补肾、护肝、润肺等一系列药效。加上较为难得,难怪其价格比同等重量的黄金还贵。

环保倡议组织野生救援的王娟说:“石首鱼鱼鳔(花胶)的价格非常高——通常超过上万元人民币。”在香港,一公斤石首鱼鱼鳔(花胶)据称可以卖出100万港币(约合12.8万美元)的价钱。


在香港,一公斤石首鱼鱼鳔(花胶)据称可以卖出100万港币(约合12.8万美元)的价钱。图片来源:Ryan Kilpatrick

绿色和平2015年的一项调查显示,香港仍有十多家店铺在违法售卖石首鱼鱼鳔。尽管有两家海鲜摊贩被起诉,但在随后的暗访中,扮作内地富商的香港记者发现,一些店铺仍未收手,只不过他们变得更加谨慎。

如此高额的潜在回报不仅使鼠海豚受到威胁——这种花胶的直接来源墨西哥湾石首鱼同样已成为极危物种。面临同样命运的还有黄唇鱼,这种中国南方沿海海域过去常见的黄唇鱼的鱼鳔才是传统上最正宗的花胶。在黄唇鱼被列为严重濒危物种并受中国法律保护之后,石首鱼才成为黄唇鱼的替代品。鼠海豚本身稀少的种群数量以及有限的栖息地使其受害最深,但它仅仅是人类鱼鳔需求井喷导致的第三个受害者。

灭绝边缘的物种

今年秋天,墨西哥当局将开始捕捉仅存的鼠海豚并将它们重新安置到一个临时的保护地,以便保证它们的生存并在适当时候将它们重新放归野外。


据墨西哥驻香港总领事马德明介绍,一项禁止在小头鼠海豚栖息地使用钩网进行商业打捞的临时禁令于今年夏天成为长期禁令,并且当局目前正在这一地区引进替代性的捕鱼设备。

不过,上述项目的参与者坚持认为这并非解决方案——只不过是为鼠海豚争取时间的权宜之计。除非在此期间立即采取果断措施,否则这个世界上最濒危的海洋哺乳动物将再也无法自由安全地在海洋中游弋。

马德明表示,要确保鼠海豚在离开离岸保育地、重返大海之后仍然可以安全无恙,仅仅禁止使用钩网是远远不够的。对于数十年来依靠这片海水为生的沿海渔民,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已经花费上千万美元,确保他们不仅可以获得补偿,还可以通过可持续的捕捞方式开始新的生活。而违法继续打捞石首鱼的人则会面临20年监禁的惩罚。

加州野生救援项目负责人克里斯蒂娜·瓦利亚诺斯表示,这是积极的动向,但如果只有豪言壮语,没有实际的行动,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禁令必须得到充分的执行,”她说。“必须加快钩网的清理和销毁,必须逮捕和起诉违法者,而举报非法行为的人应该得到保护。”

自从政府颁布禁令之后,石首鱼捕捞已经牵涉到边境地区的毒枭。根据绿色和平墨西哥分部提供的信息,鱼鳔生意现在“比可卡因还赚钱”。

鱼鳔生意现在“比可卡因还赚钱”
 

墨西哥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国家,而这件事责任重大,” 马德明坦诚。但这并非只是墨西哥政府的责任:牵涉石首鱼贸易的其他国家也开始承担起消灭石首鱼贸易、拯救鼠海豚的重任。

要减少非法贸易,必须从供需两方面入手,”常驻北京的王娟表示。“中国正在密切关注相关贸易。去年他们对广东的执法人员进行了培训,增强他们识别能力。此后,在春节购买贵重礼品的高峰期,中国官方也发起了长达一个月的执法行动,对市场进行检查,对商贩和消费者进行教育。”



野生救援长期与官方合作,共同解读情报、组织培训、设计市场宣传海报,并积极推动中国、墨西哥、美国之间的沟通交流。王娟认为,“中国消费者一旦认识到他们的消费选择与鼠海豚未来之间的关系,他们就会抵制鱼鳔产品。”

由姚明、成龙等巨星代言的抵制象牙、鱼翅贸易的类似活动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许多连锁餐馆和货运公司现在已经拒绝提供或者运送鱼翅。不过,这些成绩是经过多年努力才取得的。而鼠海豚却等不了那么久,这个种群的生存时限也许只能以月计算了。

订阅中外对话每周精选

想阅读更多精彩文章?欢迎订阅中外对话每周精选,网罗国内外环境专家的新锐视觉和深度分析送到您的邮箱!

 

尽管如此,环保倡议人士还是认为不应放弃希望。东北虎、南方白犀牛以及北方飞鼠都是在种群数量下降至两位数的情况下被从灭绝边缘拯救回来的。最后一刻绝处逢生的奇迹在生态保护领域并非没有发生过。

鼠海豚因其黑眼圈而得到了一个既讽刺又令人怀有一丝希望的
“雅号”:海中大熊猫。几十年前,当毛绒绒的陆上大熊猫受到威胁时,全世界都与它站在一起。栖息地保护以及人工繁殖使得大熊猫不仅存活下来,更成为一个标志——它不仅是改革时代中国最具魅力的代言人,也时刻提醒着我们,走向灭绝的道路并非不可逆转。

拯救鼠海豚需要墨西哥、香港和中国政府,本地和国际非政府组织,加州湾渔民以及中国海鲜市场上的商贩和消费者一起做出同样的努力。


随着忠实客户群体减少,干货店也自然会逐渐减少。但做海货生意的卢国庆说,鱼鳔和其他海产品在广东饮食文化中的重要地位恐怕不会随着时代而改变。图片来源:Ryan Kilpatrick

而在香港,家中三代经营海货生意的卢国庆(音)认为,很难想象“干货一条街”的店家门口两侧不再公开摆放堆得齐肩高的花胶。在他的头顶上,一张临时的条幅上白底黑字地写着:清仓甩卖,一件不留。对于一家开了六十年的老店来说,它存在的时间比世人知道鼠海豚的时间还要长,但在鼠海豚的故事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他的店铺却要到此为止了。

他说,鱼翅销量锐减。消费者往往由于道德因素选择不买鲨鱼翅;而对于新一代消费者来说,这也是一个便捷性的问题。很少有零零后的年轻人会自己逛特产店采购,然后回家处理干货食材。从泡发到上桌,一碗鱼鳔汤大概要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

卢国庆说,他店里的客人主要都是回头客,吸引他们的更多的是信赖而不是价格,毕竟
价格是由店铺操控的。通过外观和气味很难判断一只干鱼鳔来自哪种鱼,判断其品质更是十分困难,所以客户对店家的信任至关重要。

随着忠实客户群体减少,干货店也自然会逐渐减少。但卢国庆说,鱼鳔和其他海产品在广东饮食文化中的重要地位恐怕不会随着时代而改变——如果店家能够在可持续采购和产品品质上建立起良好的声誉,那么无论是干货店还是鼠海豚就都不用退出历史舞台了。

 

 

译者:子明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what else can I do?

CAn someone please find an environmentally safe alternative to fish maw? Maybe if we name the 16 Vaquita left, and give them Chinese names, they might have a better chance of surviv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