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圆桌讨论:英国如何让今年的气候谈判回到正轨?

五位专家分别概述了新任主席需采何种行动才能让格拉斯哥气候谈判取得成功。

Article image

青年人游行在格拉斯哥抗议示威。图片来源:Alamy

上周,英国政府任命阿洛克·夏尔马(Alok Sharma)为新任商务大臣,同时担任今年11月在格拉斯哥举行的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6)主席。前任大会主席克莱尔·奥尼尔(Claire O'Neill)在大会筹备工作启动前数日遭解聘,外界对这位新主席的了解相对较少,但在这个气候行动的关键年份里,他却肩负着让全球气候外交重回正轨的重任。

那么,英国政府和新任大会主席的首要任务是什么?中外对话采访了五位专家,听听他们的意见。

法哈娜·亚明Farhana Yamin),国际气候律师、环保组织“Track 0”创始人

阿洛克·夏尔马接了个烫手的山芋。

他的最佳策略是利用好英国目前所处的困境,不必为政府的政绩辩白,而是说出英国气候紧急情况的真相。他可以先承认英国在过去30年里没有采取足够的缓解或适应行动,正是因为如此,才导致英国目前多地遭遇洪水侵袭,上千户房屋被淹。

他还可以宣布自己有意要求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定期举行“眼镜蛇紧急计划委员会”会议(COBRA),让公众知道这届政府正在认真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

其次,他可以宣布自己将利用六月份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会议,听取发展中国家对十年来损失和损害的观点,并投入资金处理现实世界中发生的实际问题。

他可以承认英国是全球金融中心,因此必须切断向高污染的化石燃料输送数万亿美元资金的渠道。

最后他需要制定一个可靠的计划,帮助英国落实2050年净零排放目标所需的第四和第五个碳预算。如果英国连自己的气候法都无法遵守的话,那么作为领导者就毫无信誉可言了。

作为一个财力雄厚的历史排放大国,英国现在应该停止夸夸其谈,说什么自己是引领者,而是应该切实履行《巴黎协定》中的要求。只有英国更真实地讲述自己的过去,COP26才能把世界团结在一起。

柴麒敏,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 战略规划部主任

英国非常重视这次气候大会,首相在选举结束后亲自出席了和UNFCCC执行秘书的活动,新主席Alok Sharma去年也参加了纽约的气候峰会。 Alok接任后,其团队面临的主要工作包括实施细则遗留议题的谈判、国家自主贡献更新和2050年中长期战略提交,看是否能形成新的政治动能。Alok Sharma之前负责过国际发展部的工作,虽然时间不长,但在援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有经验,特别是针对非洲国家,在发达国家提供资金支持、提高气候投融资等方面可能会有所推动。


上周,英国政府任命阿洛克·夏尔马(Alok Sharma)为今年11月在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6)主席。​

詹妮弗·摩根Jennifer Morgan),绿色和平国际总干事

作为大会主办国,英国的位置很关键,必须从现在开始利用一切机会,为气候领袖赋权,与主要排放国协商,并支持气候最脆弱的国家。英国应以身作则,以1.5摄氏度升温幅度为目标,采取国内行动,同时通过出台相关法规,推动逐步淘汰化石燃料和助长森林砍伐的投资项目。

作为大会主办国,英国有责任对薄弱的气候目标说不,并利用自己的外交影响力鼓励各国为气候目标加码,而且还必须以最脆弱国家为核心,围绕他们在财政、气候适应、损失和损害方面采取强稳健措施。

英国必须与今年《生物多样性公约》大会的主办国中国合作,就自然保护和森林修复作出大胆承诺。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需要有充足的资金,而不是让企业或国家抵消其他地方的排放增长。

COP26之前的其他活动必将影响谈判结果;特别是美国大选和中欧峰会。在这样的背景下,英国与中国密切合作,是最有可能制定切实可行的全球生物多样性计划并让世界重回1.5摄氏度温控路径的方法。

哈吉特·辛格Harjeet Singh),行动援助组织全球气候负责人

COP26是各国政府应对气候紧急情况、管控污染行业的关键时机。气候灾害每个月都在加剧,非洲南部遭遇前所未有的粮食危机,东部的农田蝗虫肆虐,澳大利亚当地社区毁于山火。对所有领导人而言,气候不作为在政治上已经不再可行。

COP26对各国政府来说是一次机会,他们应该站出来表明自己想要保护人类的未来,想要支持那些已然受到全球变暖影响的人群。大会主席需要想办法把能量、愤怒和公众压力(主要来自青年)转化为大胆的应对策略,以应对实现《巴黎协定》目标的过程中面临的巨大挑战。

此次大会是一个作出正确历史选择的机会,也是英国带头采取大胆且极具雄心的气候行动的机会。全球南方的数百万民众(尤其是女性、青年和原住民社区)已经面临气候变化的破坏性影响,谈判中必须有他们的声音。造成这场危机的富裕国家和污染行业必须承担责任,制定“真正的零”排放目标,并拿出资金,支持气候灾害的幸存者。

恩里克·莫尔图亚·康斯坦丁尼迪斯Enrique Maurtua Konstantinidis),阿根廷环境与自然资源基金会(FARN)气候变化高级顾问

上届大会留下了许多未解决的问题,有些部门缺乏信任,陷入绝望。这就是为什么英国必须在前期为格拉斯哥大会造势,尽可能让更多国家做出新的承诺,以增加大会圆满成功的机会。这符合社会的期待。社会要求我们作出新的承诺,要求看到明显的迹象表明我们正在努力实现《巴黎协定》目标。

对于英国而言,工作的难点在于建立高层次的信任,并且确保尽可能多的国家在COP26之前作出新的承诺。只有当发达国家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其所需的财政资源,这种信任才能建立起来。国际环境也不乐观:大会前一周正值美国大选,结束后不久又是G20峰会,英国脱欧也不是讨论气候问题的最佳环境。但英国政府和发达国家都发出了积极的信号,将共同努力,提出新的目标。

只有这样,才能转向一个新的绿色未来。

翻译:YA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