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新举措有助保护非洲穿山甲

中国医保不再报销含穿山甲鳞片成分的中药饮片,对非洲穿山甲影响几何?

Article image

在中非共和国被抓的一只树穿山甲,它们是非洲特有的物种。图片来源:Alamy

 

从今年1月起,含有濒危穿山甲成分的中药饮片不再纳入医保支付范围。此举将有助于拯救非洲为数不多的穿山甲种群。

专门从事野生动物犯罪调查的野生动植物司法委员会(Wildlife Justice Commission, WJC)在一份新报告中指出, 减少中药厂家对穿山甲鳞片和其他物种的需求“会改变人们的传统文化观念,从而接受含有动物成分的制剂没有任何药用价值的观念”。

WJC情报总监萨拉•斯通纳说,将含有穿山甲鳞片的产品从医保报销范围中剔除出去的决定,“不仅向使用者发出了明确的信息,还将影响人们通过医保获取穿山甲制品的可能性”。

她说:“尽管没有科学证据表明穿山甲鳞片有任何药用价值,但人们还是把它当作一味中药。”

中国禁止买卖穿山甲,但科学研究、圈养繁殖、展览以及中药等特殊用途除外。

中国正在积极采取措施打击穿山甲鳞片的非法交易。斯通纳指出,去年12月有关部门在经过一年的调查后逮捕了18人,极大地摧毁了犯罪网络。

她还告诉中外对话,中国正计划采取更多措施进一步保护这种哺乳动物,包括将穿山甲从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提升至一级。

然而,WJC的报告分析了2016-2019年间缴获的穿山甲鳞片走私数据,将中国列入涉及穿山甲走私国家的前六位(共27个国家)。报告发现,2016年至2019年间,中国共缴获穿山甲鳞片206.4吨,但这可能只是走私总量的冰山一角。

报告指出,根据各国政府的查获数据,有组织犯罪网络走私的穿山甲鳞片数量在过去4年显著增加。

穿山甲走私新路线

报告指出,尼日利亚作为从西非经新加坡前往越南的新走私路线的始发站,已然成为一个新兴的穿山甲鳞片交易中心。

2016-2019年,尼日利亚和越南在穿山甲供应链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在所有查获的穿山甲鳞片中,这两个国家占了70%。无论是单算穿山甲鳞片,还是加上象牙,这条路线都被视为一条关键的走私路径。

由于亚洲的四种穿山甲都被捕杀到几近灭绝,非洲国家现在是穿山甲鳞片的主要来源,其中尼日利亚、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喀麦隆是非洲大陆上最大的穿山甲贸易国。

该研究指出,“从尼日利亚到越南的直接走私路线相对较新,2018年5月之后才初露端倪。其出现可能反映了在这些国家走私者之间关系的日益强化,也可能是尼日利亚出现了新的走私网络”。

亟待加大行动力度

常驻肯尼亚的野生动物专家、环境保护顾问萨姆•韦鲁表示,尽管中国的行动值得赞赏,但在拯救濒危非洲穿山甲方面还需加大力度。

他指出,中国应该禁止生产和使用含有野生动物成分的中药,并取缔“黑市”交易,以打击国际偷猎和走私网络。

中国的研究人员最近称穿山甲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从蝙蝠传播到人类的中间宿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后,中国立即临时叫停野生动物交易。现在人们呼吁中国能够颁布永久禁令。

在应对穿山甲偷猎和走私问题时,还需要从全局入手,重点关注中部非洲受政治动荡和冲突影响的部分地区。

韦鲁说:“加强执法对遏止穿山甲非法跨国交易至关重要,同时还需要来源国社区的参与,帮助保护非洲穿山甲。”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