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喜马拉雅贫民窟的“隔离防疫”之忧

贫民聚居区挤满了狭小的房子,面对疫情,里面的居民该如何进行“隔离”?

Article image

如何在喜马偕尔邦这些鳞次栉比的区域进行“隔离”?图片来源:Alamy

“总理一直在说 保持‘社交距离’,这个距离到底是多远呢?”苏米塔·辛格(Sumita Singh)问。

“他要我们至少保持1米的距离。看看我们这个家,15平米的屋子里住了六口人。我们怎么保持这个‘社交距离’?”

辛格举着手机在她逼仄的家里拍了一圈,然后拿着它走出门外,出现在镜头里的是一条一米来宽的土路,两旁挤满了类似的房子,还有一排妇女。

从镜头中可以看到,远处有一座林木覆盖的小山。住在印度北部城市西姆拉(Shimla)的这个贫民聚居区里的居民每天都要花上30分钟到这座山里取水。“谢天谢地,最近一直在下雨,”辛格说。“所以你看到的排队取水的人比平时少。你可以看到大多数人都戴着口罩。我们知道新冠肺炎这个病,知道它很危险,也知道我们应该保持距离。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这条街上只有一个公共厕所,每个人都得去。”

在南亚,由于就业机会锐减,成千上万的打工者不得不从城市返回家乡,而随着他们的返乡,对疫情的恐惧正从大城市蔓延到小城市,然后又蔓延到城镇和村庄。辛格的丈夫曾经是新德里一家鞋店的销售员,这家店现在已经关门了。她说,他们很幸运,因为店主答应继续支付他的工资,他设法在3月24日午夜印度全国封锁之前回到了西姆拉。

在喜马偕尔邦(Himachal Pradesh state)首府西姆拉和喜马拉雅山脉的其它城市里,贫民聚居区里的居民日子尤其不好过。由于缺乏平整的土地,这里的贫民聚居区比平原地区更密集,许多棚户区就蜿蜒分布在陡峭的山坡上。

喜马偕尔邦首府西姆拉市山坡上鳞次栉比的房屋
喜马偕尔邦首府西姆拉市山坡上鳞次栉比的房屋。图片来源:Alamy

返回故里

索娜丽·塔帕(Sonali Thapa)为了从大吉岭一个这样的贫民聚居区里走出去,曾经非常努力地学习。她去了当地一所由基督教会开办的学校,专注学习英语口语。毕业后,她在加尔各答公园街(Park Street,现在的正式名称是特雷莎修女大街)一家时髦的餐厅里找到了一份领位员的工作。

十年来,塔帕成长为餐厅管理团队的一员。她原本打算让父母、祖父母和弟弟搬到大吉岭一个更好的地方,但餐厅却因为疫情关门了。她马上搭车回到大吉岭。

“我看到有文章说,相对于空气传播,这种病毒更多的是通过受污染的表面传播,”塔帕说。“所以在离开加尔各答之前,我给家里的每个人都买了手套和口罩。你知道,餐厅的供货和顾客都来自四面八方,所以没有办法知道我是否被感染了。如果我把新冠病毒带回家,我肯定不想让别人感染。我知道我们家有多小,所有人挤在两个小房间里。唯一安全的方法就是一直戴着手套和口罩。”

她现在有两个问题。首先,她在药店买的手套和口罩应该是一次性的,但她找不到替换的。这就导致了第二个问题,她的父亲一直想出去寻找替换品。“我一直跟他说没关系,我们每天都在沸水里洗口罩和手套。但是很难让他待在家里,他就是不习惯。我的一些朋友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父母这代人都这样,”她笑着说。

“怎么拿到我的工资?

在阿萨姆邦古瓦哈蒂(Guwahati)的一个贫民聚居区里,同样的问题并没有发生在西普拉·达斯(Shipra Das)的父母身上——他们身体不好,不能经常外出。达斯一家的棚屋砖墙外露、铁皮覆顶,这位在古瓦哈蒂四户人家帮佣的小时工主要担心的是钱。“我要尽可能长时间地工作。但是,一家接一家都告诉我不要来了。现在,这些雇主都不让我去他们家里了——警察不让我们去。所有雇主都告诉我会拿到薪水,可是我怎么去取呢?”

与此同时,和往常一样,国内的食品供应正在减少。面向贫民聚居区的小杂货店仍然营业,但价格却上涨了。达斯说,她担心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全国封锁后,警察会强迫商店关门。正说着,她突然放下了电话。等她再接起来时,说自己正在责骂十几岁的儿子,因为他想要去巷子里打板球。

“我听说了这种新传染病很危险。但是,除了尽可能少出门之外,我们穷人还能做什么呢?和另外五个人关在这么小的房间里是很难的,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因为不得不住得这么挤而彼此传染上这种疾病,除了死亡别无选择。”

不仅是印度的问题

55岁的穆罕默德·纳伊姆(Muhammad Naeem)是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市(Abbottabad)马利克普拉地区(Malik Pura)一个合住家庭的户主。他和弟弟弟妹及其三个孩子一起住在一个四室的房子里。纳伊姆夫妇自己还有四个孩子,所以共有11个人住在这个小地方。

纳伊姆以卖水果和蔬菜为生,他弟弟则是建筑散工。虽然他知道要采取保护措施的建议,但依然毫无办法。消毒剂和口罩都太贵了,他们就试着用肥皂和水,但他必须走10分钟才能找到水源,因为家里没有自来水。

考虑到空间有限,以及他们工作的性质,保持身体上的距离是非常困难的。纳伊姆和他弟弟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工作,而家里空间太狭小,无法把七个孩子限制在这个范围内,尤其是当他们外出工作、妻子们自己在家时。孩子们在室内几乎没有什么可玩的——街道成了他们的游乐场。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第三极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